忽如远行客

关于

···文档旧文小修。


我们借由凡间某书生之眼述一异闻。


书生陈氏,河南开封人,性情多痴。痴者多半佛缘匪浅,因而自幼生出皈佛之心,只苦尘俗难了,尚不得引渡,百思不解。


早春某日骄阳大作,书生昏昏沉沉伏案小憩,梦中竟被引至一片紫竹林中,得见仙恩指点。


修竹之间一条小径幽深难望尽头,无量诸佛错落两旁,一者菩萨低眉,又一者金刚怒目,直叫人心下敬畏。


忽有白衣之人轻烟一般点水而出,好似山雾一抹,无声落在书生身侧。


书生暗自忖道∶必是仙者引路了。


那仙者一言不发,只顾信步闲走,状若游山玩水,书生情不自禁跟了前去,也觉周身薄...

【陆花】慰情聊胜无

陆花第七届五香活动产物。匆匆完成,承蒙不弃。送给支持我的鱼@如鱼 和贼可爱的光@也趁秋光老 ,谢谢你们的喜欢🥰

bgm:一分钟稀客一分钟色诱——吴雨霏

关键词:双渣

没咋稀客没咋色诱不止一分钟但是渣了,ooc中,随便看看。


正文:

       花满楼常握扇。扇面瘦花,扇底清风,无锋无刃——它不是武器。然可使一个瞎子时时刻刻有事可做。他摇扇,一年四季地摇,春秋轻缓地摇,夏来快快地扇。陆小凤说,没见过哪家的公子这样用扇。花满楼便收了扇,扇骨指他的四条眉毛。

  花满楼的扇子很少落在地上,不...

洒松烟点破桃腮

陆小凤喝了许多的酒,他开了一扇窗,可见柳梢头上一钩黄澄澄的月,这时候他的心情出奇的好。


这客栈不大不小,风景不雅不俗,女人也不多不少,按理他的心情该是不好不坏——然而事实上他的确是愉快极了。


夜色如斯之深,通常这个时候他都在休息,通常他休息的时候身边也总有一个漂亮的女人。


可是那个有幸陪他喝了一晚上的酒的比狐狸还要媚人几分的老板娘已经在刚刚被他请了出去。老板娘一边走,还一边满嘴里骂着“混蛋”“王八蛋”“乌龟王八蛋”这样不大中听的话。即便如此,陆小凤心情仍旧不错。


老板娘一走,他就关上了门。


陆小凤的动作总...

05:10和05:21

00:21和13:21

05:04和05:08

全是同一天

真是极尽着将所有时刻数字可以运用的浪漫巧合起来啊

还有那个0508的被拥有男朋友的樱桃小丸子

真的是巧合吗,真的吗,真的吗

那还真是好巧啊,无中都要生巧出缘分来了


【陆花楚】江城子07-09

07.


最后一个男人破顶而入,直将这船戳了好大一个窟窿。


他很不见外地眨着眼:“陆兄恐怕会错意了,着道的是楚某才对。不过我既来了,也不会逃走,阁下点我穴道却是做什么呢?”


陆小凤绕着他走了两圈,挑眉道:“我只是不信你解不开。”说着看了看花满楼。


花满楼会意,点点头,唇角弯起。


“你信不信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楚留香摇了摇头,收起扇子,径往花满楼旁边坐下了。


陆小凤干瞪眼:“原来该剥皮的是你才对。”


那楚留香哈哈笑了,在陆小凤耳边笑道:“也好说,不过陆兄可当真没别的法子了?”


“况且,”他却看花满楼,温声道:“初见有如旧识,是缘分了,陆大侠 ...

【陆花楚】江城子04-06

04.


江南好雨。不知谁要了一只乌篷小船,这船也有趣,不知何法用柳絮托住,轻飘飘落在水上。


水面上飞出一个人,杏黄衣衫拂水而过。


不多时又飞出一个,前面那人已快极,这人白影一晃,若不注意绝不会看清。


桌上是青花大碗,一碟卤干,一碗好酒。老鸨领着两名小仆进了来舱里。


老鸨问:“公子还要什么?”


那杏衣公子温道:“要人。”


“什么人?我们这里……”


“我不要女人。”


老鸨面露难色。那公子从怀中取出一块数十两的银子来,老鸨忙道:“男人也好办,却不知公子要什么样的?”


那公子忽而歪头笑道:“也不费你的事,雪白干净的就好。”


这一笑竟叫老...

【陆花楚】江城子01-03

01.


很久没人能这样快地找到陆小凤,也没有人能这样既了解他,又要他做他一定不会做的事情。


入眼黄沙里只有一个木棚,天高阳骄,风连矮草。王爷在桩子上拴好快马,口内犹在笑着,很快坐到了陆小凤对面。


他的眉目天然清贵,可惜在举止粗糙不羁,在陆小凤看来,形同匪类。也正如他第一句话便冲陆小凤道——我要你帮我杀一个人。


陆小凤这次没有中任何毒,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威胁得了他。他灌下一口黄酒,淡淡道:“在江湖上,自己的恩怨自己了结,一个人最好从来不要插手别人的事情。”


02.


陆小凤已经见过了传说中的那位贼人。不然,他也不会一路跟随到这里。


贼人步若清风,偏偏一身雪...

*依旧激情短打,逻辑没有。第一人称,慎。


中间我出去见他,他正好取了一根烟出来抽。动作很干脆,很熟练,点火,拉下厚厚的围巾,漂亮的手指夹着烟,离嘴唇还有一点距离时吐出一口白烟,缠绕着青色的乱七八糟的胡茬和下面冻得又白又青的皮肤。
  

我站在路灯下没有立即过去,和他隔了一条马路。


他裹着黑色的长羽绒服坐在马路崖子上玩手机,抬头看见我,就招手,搂我过去看他打游戏。


他的手很冷,额角上却有汗,脸上很高兴。我陪他坐下去,坐在马路崖子上,低头往他同样冷的唇上慢慢吻了一下,然后给他搓手。


“扎到我了啊。”我一边说一边蹭了一下。


他...

【陆花】在一起

###激情短打,小言ooc

那天晚上一做完花满楼就离开了。喝咖啡的杯子洗了,滚乱的被子理了,润滑膏的盖子被拧得不松不紧的,甚至连卫生间也拖了一遍,其中毛巾原本就规规矩矩的——并没有用上。但是其它跟他无关的,他碰都没碰。陆小凤觉得说他绅士体贴的,都看错了。

对了,还有衣服也没要。上面粘的全是黏腻的液体,就被他扔了。他来的时候披了一件长长的黑色风衣,现在就这样赤裸着裹上走了,走之前终于想起来陆小凤,客气地回头笑了笑,分明近,分明远。

陆小凤趴在阳台上看星空,因为没事做也眼看着他从楼下走出门去,走远,打车,在树下招手,修美的身形在路灯的光下很有趣。出租车拍了拍屁股,只留下一股烟。

之后有三个...

【邪叔/楚留香】

*三渣,ooc。激情摸鱼

楚留香和吴三省可不一样。

即使长着一模一样的脸,吴邪也全然做不到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只不过他没想到楚留香看着是个君子,也真实在是个君子,他说喜欢主动就真的主动得让人受不了。但是吴邪可他妈的远远够不上君子啊,尤其跟吴三省沾上边儿了,就绝对不行。就是不行。不上不行。

古人跟五四好青年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更何况楚留香从根本上也就是个不讲道理的,他没把吴邪从床上扔到垃圾桶里去很大一部分缘故不过是“合缘”、“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还有类似“仿佛从前见过似的”这样随口胡编的三生三世之缘法,还有小孩儿过分的冷静同疯狂并存的现象让淡定的千年老粽子也收到一时片刻的惊讶和稀奇...

1/4

© 芥不末 | Powered by LOFTER